全本小说网 > 齐欢 > 第七十六章 追赶

第七十六章 追赶

  苏怀已经从京城赶回,虽然经过了一场莫名的牢狱之灾,但是他的精神看起来却还算不错。

  看到前来相迎的李煦和孙冲,苏怀心中万分感慨,不禁上前拍了拍李煦的肩膀:“这些日子辛苦你了。”

  李煦弯腰行礼道:“老师不要这样说,这桩案子里我能做的甚少。”

  苏怀在京中已经有所耳闻,王允来到凤翔之后查出此案实情,徐家仿佛也从中帮了忙,安义侯府也算是大义灭亲,功过相抵。

  想到这里,苏怀一脸愧疚:“此事其实无关侯爷,当年只顾得与叛军征战,如何能顾及族中之事,追根究底还是我的错,若不是我没有找到被叛军带走的那笔税银,也不会留下祸根,我已经向朝廷请罪。”

  事实上,当时苏怀身受重伤,能够支撑着配合朝廷大军攻入城中已是尽了最大的努力。

  “这其中发生那么多事,老师也始料未及。”

  李煦将苏怀让到一旁坐下歇息,苏怀拿起水囊喝了一口便道:“我回来的路上,又接到文书说广平侯夫人是朵甘思的奸细,吏部命我日夜兼程回到陕西,整理案情文书。”

  孙冲道:“不止这样,他们还怀疑到王允大人身上。”

  苏怀更加惊讶,王允可是人尽皆知的清官,思量片刻,他看向李煦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跟我仔细讲来。”

  苏怀听完了整个案情,目光复杂地看向李煦:“你也认为这些都是王允所为?”

  李煦目光清亮:“我不能确定,在案子没弄清楚之前,不能妄自为任何人定罪。”

  孙冲在一旁点头。

  苏怀沉吟着:“可的确有蹊跷,王允身为知府,何故带你们一路跟随至此,仿佛料定会有案情发生,若是我来处置,应当会遣孙冲前来暗中保护,沿途各地刑房协办。

  若明知有人窥伺安义侯府女眷,更不会以她们为饵引诱凶徒上钩,这都是不妥当的做法。

  至于你说的陈家兄弟一案,也有许多疑点,这两人是否为兄弟还没查证,仵作文书上所写既然和陈长乐所说也不相符,何况陈长乐入室行凶在先,证据确凿,如何不先审问那陈长乐。”

  李煦道:“可这些只能证明王允办案疏忽。”

  苏怀点点头,没有证据不能对任何人论罪,尤其是王允这样官声在外之人,就算质疑他都会引火上身。

  处理这样的案子就要更加小心谨慎。

  这就是为何有许多沉案,宁愿一压几十年,也没有人愿意碰触。

  经历过牢狱之灾后,苏怀的心思与从前有了些变化,就算再小心也会有灾祸临头。

  李煦道:“老师刚刚回到陕西,可以从这几桩案子的文书下手仔细查验是否有错漏之处,刑部若有可靠之人,调取王允大人这些年办过的所有案子,学生愿带人前往案发之地,重新理一遍案情。”

  苏怀惊讶地看着李煦:“这可是桩辛苦的差事。”

  李煦躬身:“只要能有利于案情,不管查出什么结果,或是能将人绳置于法,或是能证明其清白,都算是不白费功夫。”

  苏怀点点头:“凤翔案后,我已经向朝廷推举你,你此次为我奔忙,吏部侍郎对你也多有夸赞,朝廷正值用人之际,应该不久就能为你谋个职缺儿,如今你查案就拿我的帖子前往,我会妥当安排,有人问起,你只说是我的学生。”

  李煦将苏怀送上马。

  周玥道:“接下来我们也要动身了?”

  李煦转头看看官路:“先追上安义侯府的马车,我有几句话想跟安义侯府大小姐说。”

  ……

  徐清欢听着前面那辆马车里传来的声音。

  徐青安垂头丧气地骑在马上,手中还在摆弄一只用草编的兔子。

  除了每日能睡两个时辰之外,冼大人都会闹个不停,徐青安是什么法子都用尽了,也不能讨得冼大人的“欢心”。

  酒,冼大人喝一口就吐出来。

  再好的饭,到了冼大人面前都会变成猪食,吃饱了他就会向外喷吐个不停。

  难不成还得他去买个女人回来?

  想到这里徐青安不由地唾弃自己,当着母亲、妹妹的面,他怎么能想如此猥琐之事,避开她们呢?

  徐青安打了自己一嘴巴。

  冼大人也许真的疯了,妹妹若是不能从冼大人这里找到线索,回到京中该怎么办?

  徐青安摸了摸自己硬实的屁股,他别的不能做,替妹妹挨几十板子,估计父亲也就消气了,其他事,他们也没做,朝廷总不能向妇孺问罪。

  想到这里,车帘又被吹开,冼大人努着嘴伸出半个头,徐青安将手中的小兔子递过去,冼大人张开血盆大口,将小兔子咬住。

  徐青安正要叹气,只听有人道:“几位老爷,要不要吃碗茶水,是这附近的山泉水,甘甜解渴。”

  小小的孩子一脸笑容拎着篮子上前。

  徐青安还没说话,只听冼大人大喊一声整个人仿佛受了什么刺激,身子向前一扑,半个人都要从马车中掉出来。

  孩子吓了一跳,向后退几步,手中篮子掉落在地,碗里的茶全都撒了。

  街边茶寮中站着个妇人,见到如此情形吓得魂飞魄散,生怕是孩子惊扰这些贵人,立即上前打骂:“你做什么……没用的东西,打死你算了,每日里只会惹祸……”

  “我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孩子边哭边躲,脸上满是哀求的神情,“别打我了,我错了……我错了。”

  孩子哭得厉害,冼大人的表情也逐渐狰狞,他瞪圆了眼睛,伸着头向车厢上撞去。

  “咚,咚,咚。”

  嗓子里也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。

  冼大人如此情形,让整个车队都停下来,妇人也不敢再说话,下意识将孩子护在身后。

  “大婶,这是茶钱,你们走吧!”孟凌云上前打点。

  妇人哪敢接银钱,只是道:“你们不怪罪就好,不怪罪就好。”慌忙带着孩子逃进了茶寮。

  冼大人耗尽了力气,才逐渐安静下来,徐青安从马车中出来时,汗已经湿透了衣襟。

  “辛苦哥哥了。”徐清欢忙上前递过帕子。

  软软的帕子带着香气,见到妹妹这般关心自己,徐青安只觉得疲惫也去了大半。

  “我还以为好一些了,没想到……”徐青安不禁有些丧气。

  徐清欢转头看向茶寮,显然冼大人突然发疯与那孩子哭闹有关,徐清欢目光微深,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。

 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。

  不远处两骑驰近。

  凤雏正要扶着徐清欢进马车里躲避。

  “不用了。”徐清欢已经看清了来人,那是李煦和周玥。

  “徐大小姐,”李煦从马背跃下,目光明亮地望着她,“可否请我们喝两杯茶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