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齐欢 > 第七十四章 有罪

第七十四章 有罪

  里正看了看四周,事已至此,他也无法再隐瞒:“是京中来的人将冼大人安置在这里的。”

  当年听说来的是京城的官员,他还不敢相信,后来才知道这位冼大人祖上就在青牛村,虽然冼家早就搬迁走了,但是这位冼大人非要回到祖籍居住。

  这里是穷乡僻壤,别说一位大人归乡,就算出个举人老爷都是个了不得的大事,他本来要让全村人夹道欢迎,却没成想朝廷不允许声张。

  见到冼大人之后他才明白,这么好的事怎么就落在他们这里,原来冼大人已经疯了。

  “来到这里时,冼大人就病的很厉害了,你们瞧瞧,这里原本是一处挺好的院子,却被他弄成这个模样,我带着人来修葺,就被他用棍子打了出去,朝廷安排的下人和管事也都被他打走了,这院子里不能进外人,否则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折腾。

  我们还请了不少的郎中,冼大人根本不肯吃药,就这样疯疯癫癫地活着,前些年饥荒的时候,家家都死人,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冼大人的性命,这么多年过去了,谁也拿他无可奈何,也就由着他去了,大人们,我可真是尽力了啊。”

  里正目光从王允等人身上掠过,最终停留在不远处那高大的身影上,穿着虽然和这些人差不多,暗沉的目光淡淡地扫过来,有种让人惧怕的威势。

  里正不敢再瞧,这些人的官职恐怕都不低,不是他能惹得起的,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,那个人迈动着脚步向他走过来。

  里正没出息地吞咽一口。

  那双云纹快靴停下来,里正才松了口气,紧接着那人淡淡地道:“你可见过他吗?”

  里正顺着宋成暄的目光看过去,落在了陈长乐脸上然后笃定地点头:“见……见过……听说从小四处乞讨为生,如今会山上打柴过日子,这几年秋收前后都会在村中住些日子,谁家人手不足就会喊他过去帮忙,这小子不喜欢言语,不过应该也有不少人识得他。”

  里正一丝不苟地将实情全都说出来,免得会被这些大人责怪。

  “卖柴不应该去更大的县城吗?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?”周玥突然发现了了不起的事,“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监视这位冼大人。”

  陈长乐脸上露出冷漠的神情,仿佛不准备再开口说话。

  “你看看他,”周玥去看李煦,“之前在客栈里求救可不是这个模样,我……我……那时就觉得有些不对,他好像笃定我们会去帮忙似的。”

  周玥全然忘记了自己当时如何指责宋成暄。

  “王允大人自从下放父母官之后,断了不少的案子,”宋成暄仿佛直接忽略了周玥的声音,转过头看向王允,“陈长乐此案疑点重重,您却没有多加审问,反而急着去寻找证据想要将我论罪。”

  王允仿佛终于回过神来:“两桩案子都发现了奸细,宋大人也正巧出现在此,身为武将、手握兵权,若是真与这桩案子有牵连,后果不堪设想,本官不敢大意,即便知道这桩案子另有蹊跷,事急从权,也只能先做如此的安排。”

  “大人所说也并非全无道理,”宋成暄微微眯着眼睛,姿态看起来十分放松,“不过既然如此,大人应该命人看管好陈长乐,假以时日也好为我申冤,为何轻易放他离开衙门。”

  王允道:“是我疏忽了。”

  宋成暄道:“大人曾在礼部任职,从朵甘思回到大周之后,若是依旧留在礼部,如今应该官居三品了。”

  王允抬起头来:“这与此案又何关系?本官想要下放做父母官,为百姓做些实事而已,经历过生死之后,官职于我已经没有意义。”

  “这么说经过了朵甘思一事,大人更明白自己该做什么,您想做个一心为民,堂堂正正的好官。”

  宋成暄这句话说出来王允的神态没有什么变化,已经闹得精疲力竭的冼大人忽然又抬起了头:“好官……咯咯咯咯咯……好官……”

  “宋大人,我们大人……”孙冲就要上前劝说,却被宋成暄打断。

  “王允大人,许多事如果今天不说清楚,恐怕你我心中都会留有疑虑,”宋成暄说完微微扬起脸来,“我没有阻止您查问与我相关的事,是因为宋家在东南无一事愧对朝廷,我宋某更是如此,但凡边疆有召,我必全力以赴,人生而坦荡,故不惧查验。

  反过来,王允大人也该没什么可隐瞒的。”

  徐清欢看着那仰着头的男人,一字字说的铿锵有力。

  仿佛忘记了方才他对她还说:大不了忙的几日不能睡觉。

  如今的宋成暄与前世那猖狂的奸人重合在一起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,前世她从不信这奸人说的话。

  她看向王允,当日王允没有质疑陈长乐时,她对王允猜疑已深,而后雷叔发现陈长乐跟在马车后,她就知道陈长乐是为冼大人而来,她才会相信冼大人前世说的那些话也许都是真的。

  有些事就摆在眼前,即便她不想去相信。

  “您们想知道他是谁,”王允伸出手脱去了脚上的鞋袜,露出与冼大人相同的脚趾,裤管卷起小腿上纵横的伤疤更是狰狞可怕,“他是我去朵甘思想要救回的人,他被朵甘思囚禁已久,朝廷想要通过和谈将他们救出,只可惜那次和谈失败,我也被囚禁在大牢之中,我们日日受酷刑煎熬,最终费劲千辛万苦才从朵甘思逃回。”

  王允说着卷起衣袖,他的手臂上也布满了创痕。

  “也许你们想知道,我们到底经历过什么,”王允转头微微一笑,笑容在阳光下如此璀璨,“我能保证,经历过那些的人,不是变成他,就是变成我。

  当年朵甘思连年灾荒,他们的土司抓大周百姓的孩子生殉乞天,冼大人的儿子就混在这些孩子当中,想要借此解救我们。”

  王允似是说到了伤心处,眼睛微红看着冼大人:“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孩子的模样,十二岁的年纪,毅然离开家中,只为了能见父亲一面。”

  冼大人依旧喊叫,没有任何特别的神情,仿佛王允口中的孩子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。

  王允接着道:“那时候,因为朵甘思几次扰边抓人,终于让广平侯抓住时机与其对战,朵甘思军队遭遇大败,土司不想再损失人手,想要与大周朝廷和谈,为表示诚意,他们会归还我们和那些被抓的孩子,我们本以为这是件好事,却不成想是朵甘思的阴谋,他们将我们驱赶到边疆重镇,只等着大周退兵就将我们全都处死,我们发现了蹊跷想要带着孩子们逃出生天,却不想还是被朵甘思巡逻的士兵察觉……

  除了我和冼大人,所有孩子都被朵甘思所杀,包括冼大人的儿子。

  广平侯见状,放弃和谈,再次整兵讨伐朵甘思,这才夺下了边疆三镇。”

  说完这些王允仿若苍老了十岁:“也许在你们看来,这是个值得庆贺的胜仗,可是我闭上眼睛却还能听到那些孩子们的惨叫和呼喊。

 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刻。”

  “有罪,”听到这里,冼大人忽然又睁开那双血红的眼睛,大声嘶喊,“有罪。”

  “是,有罪的是朵甘思,而不是你,”王允温和望着冼大人,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也该放下了,至于我……

  只想为百姓多做些事,以告慰那些孩子。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