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齐欢 > 第六百九十九章 指引

第六百九十九章 指引

  李大太太盯着青娥,她也想要知道答案。

  余江将她和青娥关在一起,她也逼问过青娥,青娥却不肯说实话,现在徐清欢站在这里,带着青娥的女儿,就是要逼迫青娥讲出实情。

  李大太太吞咽一口,嗓子如刀割般疼痛,自从青娥出现在这里之后,她心中就一直在猜想到底青娥背后的人是谁,难不成今日就要得到答案?

  每次余江审讯过李长琰之后,李长琰看向她时,那双眼睛中满是阴鸷的神情,恨不得立即将她抽筋剥皮。

  她已经肯定,就算李家能熬过这一关,李长琰也绝不会放过她,她就算不想死,李长琰也会逼着她去死。

  李长琰也就罢了,她早就看透这个人,空有些匹夫之勇,生性凉薄,他会这样她并不会意外,重要的是其他人,忠心耿耿的陆先生、李煦,王爷给她留下的那些人手,他们怎么想她,是否还将她当成主子看待。

  王爷才刚刚走,他们难不成就变了心思,全都背离了她?

  青娥没有去拉蕙姐儿的手,半晌才道:“蕙姐儿,娘亲还有别的事,你先回去村子里等娘亲。”

  蕙姐儿拼命地摇头:“我不走,我要跟娘亲在一起。”

  青娥的眼睛立即红了。

  “青娥,”余江冰冷的声音响起来,“宋大奶奶的问话你还没回答呢,李家出了事你就恰巧来到这里,是不是被人指使?”

  余江说着,目光落在蕙姐儿身上,仿佛对小小的蕙姐儿十分感兴趣。

  青娥想到了余江的手段,整个人都变得万分惊恐。

  就在余江走过来时,一个身影挡在蕙姐儿面前,那是宋大奶奶。

  青娥腿一软,不禁靠在了囚车上。

  “我替你来说吧。”

  徐清欢的声音传来,青娥立即抬起头看过去。

  徐清欢道:“你想方设法逃出了李家,以为从此之后不用再担惊受怕,换做普通大户人家,的确不会再追查一个下人,可惜李家远比你想象的更复杂,你最终还是没有逃出那些人的手心。

  你被安排着嫁了人,在一个村子里生活下来,你定然想过要逃走,可惜你根本逃不出村子,整个村子上下一条心,他们每个人都盯着你的一举一动。

  然后你怀孕,生下了孩子,有孩子做把柄,你就更不能逃走,你没有要离开的心思,那些人也就肯放你出去做事。

  这样日复一日,你就习惯了如此,甚至愿意让女儿也过上你的日子,心甘情愿将女儿交给那些人。”

  青娥努力克制着波动的情绪,可眼泪还是簌簌而下:“没有……”她小声的辩驳着,她没有这样,她也是身不由己。

  李大太太看着青娥的神情,心越来越凉,宋大奶奶说的这些显然就是实情。

  当年她知晓青娥“病死”之后,就没有再追查下去,那么是谁将青娥关起来的,青娥说的村子又是哪里?

  现在青娥出现是为了救李家,她推测是李煦情急之下用的计策,这样推论……当年囚禁青娥的可能是王爷的人。

  王爷抓到青娥,却没有告诉她,是因为什么?

  难道王爷对她有所防备?留下一颗暗棋,将来好要挟她。

  或者王爷早就想到了这一步,万一她与王爷有私的事败露,王爷就会牺牲她保住煦儿?

  她相信以王爷的聪明和谨慎能够做到这一步。

  可王爷绝不会这样对她。

  李大太太不禁摇头,这不可能。

  王爷对她一向没有任何的隐瞒,怎么会这样做。

  王爷不止一次说过,京中的简王妃不过就是个摆设,王爷不喜欢简王妃那般蠢笨的女人,每日就埋头王府的中馈,外面的人一概不知,更不了解他的心思,就像老王爷一样委委屈屈地求活。

  王爷是个有野心的男人,他要的女子必须聪慧,能够与他比肩,所以她的出身,她的处境,王爷全都不在乎,更何况她还生下了煦儿,煦儿的性子与王爷十分相像,王爷每次提起煦儿眼睛中都是骄傲的神情。

  王爷还说过,如果有一天他死了,她要替他走到最后,她是王爷的未亡人,只有她才能帮煦儿支撑起王爷的大业。

  王爷怎么可能生出心思。

  李大太太紧紧地攥着手,指甲要刺进掌心中,她恨不得立即将陆先生那些人叫到身边问清楚。

  李大太太想到这里汗透衣襟,如同被置于火上炙烤,她抬起眼睛,发现青娥也在看着她。

  此时青娥目光中闪烁着几分的悲悯,仿佛是在看一个可怜人。

  “青娥,”徐清欢道,“蕙姐儿很像你,她敢从村子里跑出来找你,需要很大的勇气,若不是遇见了莫征不知还要吃多少苦头,你这个做母亲的总要比孩子更有勇气。”

  蕙姐儿脸色苍白,一双眼睛紧盯着青娥,她不知道怎么劝说娘亲,只是不停地点头。

  在蕙姐儿殷切地期盼下,青娥身子动了动,仿佛下定了决心:“我说……我……”话到这里,她的手忽然扬起将早就准备好的瓷片划向喉咙。

  就在这一刻,一颗石子飞过来打在青娥手上,她手里的瓷片立即掉落,即便这样青娥脖颈上仍旧有鲜血冒出来。

  “娘亲。”

  蕙姐儿大喊一声就要上前,却被徐清欢拉扯住。

  衙差打开囚车,将青娥带出来,郎中立即上前查看青娥的伤口。

  突然出了这样的事,周围一片混乱。

  余江冷眼目光闪烁,转头吩咐衙差:“将人贩都看管好,不要在这时候出什么差错。”

  衙差应了一声。

  余江向徐清欢走去,离宋大奶奶尚有几步距离,余江停下脚步,他在皇上身边许久,惯会察言观色,知道宋大人护妻,他无论做什么事最好都要给宋大奶奶足够的尊敬,否则只怕无法与宋大人交往。

  余江躬身向徐清欢行礼:“宋大奶奶断案的手段果然高明,这青娥关键时刻自尽,必然是被宋大奶奶说中了内情,看来此案的确不简单。”

  徐清欢颔首:“李家的事太过复杂,其中定然有我们不知晓的内情,定要抓住唆使青娥的人,否则他们会再兴风作浪。”

  “是该查清楚,”余江道,“若是再有风波,我等也无颜面见圣上。”

  徐清欢接着道:“不过那唆使青娥之人狡猾,将他找出来恐怕不易。”

  余江心中一笑,明白了宋大奶奶这话的深意,恐怕不是那人狡猾,而是那人备受皇上信任,弄错了可要将自己陷进去。

  李大太太若是与高见松有私,自然对李家有利,李家上下不必再被怀疑是简王党。

  所以,宋大奶奶怀疑的人是李煦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