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齐欢 > 第四百二十五章 聪明人

第四百二十五章 聪明人

  刑部大牢中。

  李煦看了一眼大牢中的慧净,吩咐狱吏:“无论他说什么,你都不要理睬。”

  狱吏点了点头。

  李煦转身走向值房,在那里书写文书。

  又过了片刻,李煦走了出来,狱吏正仔细地听着慧净唱念佛经,脸上比方才多了几分虔诚的神情。

  李煦摇了摇头,吩咐狱吏:“将本官的桌椅搬过来,这里不需要你守着了,本官会亲自看管他。”

  狱吏应了一声,临走之前还像慧净行了个佛礼。

  李煦没有责骂狱吏,而是继续坐下来书写。

  慧净仍旧念着佛经,却没有因此打乱李煦的思绪,李煦整理好了手中的文书,就靠在椅子上翻看手中的书籍。

  除了手里的书,一切都已经与他无关。

  “阿弥陀佛,”慧净终于停下来,端详着李煦,“这位施主心性坚定,胜于常人。”

  李煦抬起眼睛:“你可有供言?本官会招来书吏记录清楚。”

  慧净微微一笑,端详了李煦半晌道:“施主有心事,若是愿意可以与老衲述说。”

  李煦将书吏唤来,书吏立即将慧净方才说的话书记录在案。

  李煦淡淡地道:“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  慧净道:“李大人觉得徐大小姐是什么样的女子?”

  李煦道:“这话与本案无关。”

  “不,”慧净笑道,“老衲说过,若是想要知晓全部案情,徐大小姐需查出老衲的身世,没有其他选择,李大人认为徐大小姐会去查吗?”

  李煦脸上没有半点的波澜:“本官并非徐大小姐,无从回答你的问题,若是你想要说话,不如说一说,到底是谁让你留在常州蛊惑人心?你们又有什么意图?”

  慧净捻动着手中的佛珠,他见过许多人,总能从一个人的神态中看出他的缺点,有人脾气暴躁,有人贪财好色,有人心胸狭窄,有人疑心太重,这位李大人好似没有任何的缺点。

  “有意思,”慧净忽然道,“李大人与宋大人不同,宋大人如黑夜,漆黑一片,让人看不见也摸不透,李大人如白昼,坦坦荡荡站在阳光下毫无瑕疵,任人审视,而那位徐大小姐……

  她是宋大人的明灯,却是李大人身后的影子。”

  书吏有些听不明白慧净的意思,怔怔地看向李煦,等待李煦的答复。

  李煦看过去:“如实记下来,也许对查明案情有所帮助,也让人知晓慧净大师是什么样的人,他的佛法到底如何。”

  书吏应了一声,脸上露出敬佩的神情,这样的案子若是被牵连进去,别说前程,只怕如今的官位都会不保,李大人却没有半点的担忧,宁可被上峰询问,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疑点。

  慧净望着李煦脚下:“站在阳光下的人,即便再无懈可击,一旦被人盯上了影子,就只会一败涂地。

  人这辈子不可能毫无瑕疵,做一个好人比作一个坏人要难的多,当你救赎了他们你就是英雄,没能做到这一点,你就是旁人口中的罪人,永世不得翻身,曾经的亲人、徒弟、朋友都会在这一瞬间背离你,就像无戒,一切本都是无戒做的却诬陷在老衲身上。

  阿弥陀佛!”

  书吏再一次看向李煦。

  李煦道:“一个字也不要遗漏。”

  书吏将慧净说的话都记好,慧净又开始默念佛经。

  李煦和书吏走进值房内,书吏将记录好的文书拿给李煦看:“大人,慧净这两日话逐渐多起来,与押赴京城这一路上截然不同。”

  李煦看过去:“你可知其中的原因?”

  书吏摇了摇头。

  李煦道:“在江阴衙门,无戒已经供述了慧净的作为,慧净自觉那时没有翻身的机会,他只能等待,现在他开口说话,是因为觉得有机会从大牢里走出去。”

  书吏惊讶:“大人是说……”

  李煦道:“有人向慧净通风报信,告诉慧净会来搭救他。”

  书吏眼睛发亮,终于明白过来。

  李煦道:“这些日子都谁进出大牢,又有谁靠近了慧净,你可知道?”

  书吏躬身:“大人事先已经吩咐过,让我时刻看着慧净,表面上是要将慧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在案,以供日后查案时用处,其实要将所有见过慧净的人都要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  书吏说着从怀中拿出文书:“大人请看。”

  李煦将文书打开,与慧净互通消息的人就在其中,这些人再有异动,他们就能按图索骥追查下去。

  李煦的目光落在一个人身上:常悦。

  常悦是与他一起到常州的,表面上看常悦是个蠢人,对苏纨的案子没有一点头绪,或许常悦目的并不是查案。

  李煦低声吩咐:“这两日小心着些,可能会有凶险。”

  书吏道:“只要能将案子查明,下官不怕。”

  李煦点了点头,书吏又走到角落里,紧紧地盯着关押慧净的大牢。

  ……

  徐清欢从嘉善长公主府中出来,就发现她马车里面多了人。

  车帘掀开,露出徐青安的脸。

  此时徐青安鼻孔里插了一根大葱,脸色极为难看,黄清和见状不禁皱起眉头,这位安义侯府世子爷又在玩什么花样。

  徐青安将面前的棋盘一推,对面的张真人立即掩面,将鼻子里的大葱拔出来,两个人怒目相对。

  徐青安揉了揉鼻子,这是他想出的法子,他与杂毛神棍下棋,谁输了谁插大葱,可惜第一盘他一个不查被杀的败北,抱憾终身,接下来他强忍耻辱终于连赢两盘,第四盘眼见就输了,多亏妹妹走出来,救下了他,还是妹妹好。

  徐青安上前与黄清和互相行礼:“黄大人,好久不见,在江阴时我常常想起黄大人,对了,我还带了许多晒干的鱼干,今天一并给黄大人送去。”

  黄清和道:“听说世子爷去了军营历练,又与大小姐一起查案。”

  “是啊,”徐青安勾住黄清和的肩膀,“最近忙的不得了,加上赶路……染了风疾,有些不太舒坦,听黄兄的声音也有些嘶哑,看来也有恙在身。”

  黄清和清了清嗓子:“是有些不舒服。”

  “巧了,”徐青安笑道,“我车中有位老神仙,有些不传的单方甚为有用,我方才就以葱白入鼻,顿感舒爽许多。”

  黄清和明白过来,原来安义侯世子爷是在治病。

  “黄兄也试试。”徐青安将葱塞进了黄清和手中。

  黄清和半信半疑。

  “别试,他们骗你的。”徐清欢的声音传来。

  紧接着黄清和看到一位仙风道骨的道士从马车中下来。

  张真人正要说话,却被徐清欢噎了回去,只好立在那里不出声。

  凤雏上前收走了黄清和手中的大葱。

  “凤雏,不要将大葱带回厨房。”徐清欢坐在马车里又吩咐一声。

  凤雏只好将大葱重新塞到黄清和手中。

  徐清欢的马车开始向前驰去,徐青安抱拳道:“改日再去拜访黄兄。”

  等到徐家所有人都离开,黄清和看看手中的大葱,忽然感觉到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明天半夜就能见到暄哥。

  然后会有一大波狗粮来袭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