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齐欢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兄弟

第四百一十九章 兄弟

  宋成暄面容清冷,神色如常,方才她的身影在茶馆楼上一闪而过,如同一阵风,没等他仔细去看,就已经去的无影无踪。

  年轻的宋大人脸上一瞬间更添了几分威严和肃穆。

  也许是大战过后又长途跋涉,让宋成暄感到几分的不快。

  朝廷命他们进京的文书晚到了几日,皇帝是被苏纨吓着了,疑心越来越重,派人对进京的兵马进行挑选,避免有人借此起事。

  这就是皇帝的君王之道,小心翼翼的防备,生怕转眼之间就有人将他从皇位上拖拽下来。

  他们一行人将要行至京城时,永夜前来说起了张鹤一行人的作为,虽说张鹤得到了教训,在他看来还远远不够,张家和京中达官显贵,借着开垦荒田收留流民,对流民失于管束,让流民在附近做起了山贼。

  正好他手中有皇上信任的兵马,于是一夜之间端了那些山贼的老巢,抓住几十人一起押赴京城。

  “将军,那些山贼怎么办?”副将上前询问。

  “带着,到了前面自然有人接手,”宋成暄道,“要怎么处置他们,那就是衙门的事了。”

  他已经将人带到,要不要揭开张家开垦荒田的秘密,就要看京中势力的较量,即便张家不被推上风口浪尖,他们也要从此夹起尾巴。

  “让队伍快些前行,”宋成暄淡淡地吩咐,“不要让圣上等得着急。”没有理由走得这么慢。

  赵统应了一声,立即下去安排。

  到了宫门前,安义侯、薛沉和宋成暄翻身下马,中书省、六部官员立即迎了上来。

  兵部尚书洪传庭满脸笑容地走在最前面:“安义侯、薛总兵、宋大人,诸位辛苦了。”他就知道常州这一仗定然能打赢。

  胜报传进京城时,洪传庭几乎笑不拢嘴,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,否则他就要将宋成暄拉倒一旁,仔细问问战事的详情,顺便与这薛臭嘴叙叙旧,自然也忘不了安义侯,这三个人凑在一起,当真是战无不克。

  礼部官员也来道:“诸位大人稍等片刻,皇上来迎各位功臣了。”

  立即有人前来收走众人手中的利器,一切准备完毕,只听中官高声道:“圣驾驾到。”

  所有人躬身行礼。

  “朕的爱卿快快平身,”皇帝立即上前搀扶安义侯和薛沉,“各位爱卿辛苦了,打赢了这一仗,爱卿们厥功至伟。”

  皇帝说完又去看向宋成暄:“不愧是薛爱卿举荐之人,宋爱卿活捉倭人贵族,光凭这一样,朕就要升你为大将军。诸位将士都是大周的功臣,朕会按功行赏、抚恤将士。”

 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所有人再一次跪下行礼。

  “走吧,随朕一起进宫去。”皇帝意气风发地来拉宋成暄的手臂。

  皇帝与宋成暄年纪相仿,两人都是风华正茂时,就这样向城内走去,颇有些君臣同心之感。

  进入宫中,礼乐大奏。

  年轻的将领无比激动万分。

  宋成暄跟着皇帝慢慢向前走去,年幼的时候他与父亲一同进宫,也曾见过皇帝,那时候皇帝刚刚被封为太子。

  先皇和父亲在前面走,他与太子在后面行,身边是内侍和女官。

  先皇也是这样拉着父亲的手,兄友弟恭的模样,两个人闲话家常,仿佛将国事抛诸脑后,尤其在先皇缠绵病榻之时,对父亲诸多嘱托,几次要将大周的江山交到父亲手中,父亲立即跪在地上请辞。

  转眼之间一切如烟云,没有人记得那力挽狂澜,稳住大周政局的魏王,只记得魏王是妄图谋反的逆臣奸贼。

  进了养心殿,皇帝坐在御座上,宋成暄等人躬身再次行礼。

  “大周有诸位爱卿,朕甚是欣慰,”皇帝说着拿起奏折,“如今战事已了,诸位爱卿觉得眼下最要紧的是什么事?”

  薛沉道:“华阳长公主驸马的案子牵连甚广,加上之前的走私案,常州已是千疮百孔,如今最要紧的就是要稳住常州。”

  皇帝沉吟片刻:“常州官员十之八九已经不堪用,常州总兵昏聩无能,欺骗朝廷,买卖军功,常州卫所上下朕也要查个仔细,”说着看向薛沉,“在没有选出出任常州的人选之前,薛总兵先兼管常州的事务。”

  薛沉立即领命。

  皇帝站起身:“非朕疑心太重,只是常州事关重大,朕要托付给一个忠臣良将,才能心安。”

  众人齐声称是。

  皇帝看向宋成暄:“朕已经设下宴席,为诸位爱卿接风,安义侯、薛爱卿先前往,朕有几句话要问宋爱卿。”

  安义侯和薛沉走出大殿,内侍立即将殿门阖好。

  皇帝的目光再次看向宋成暄,不知为何这宋大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,不过这样感觉转眼就消弭于无形。

  “宋卿可听说了一桩事,”皇帝道,“安义侯府女眷归京的路上,与张家起了冲突。”

  “微臣听说了,”宋成暄道,“微臣因此抓获了一些山贼,已经被顺天府衙差将一杆案犯押走。”

  皇帝面色一冷:“你倒没有隐瞒,那你可知为何会有这样的事?”

  宋成暄道:“太后是想要张家与徐家结亲。

  常州案子过后,张家备受打击,常州已经不在张家掌控之中,张家会有今日都是因为徐大小姐查明了张玉琮私运案。

  若是两家联姻,一来向皇上表明忠心,除了张玉琮之外,张家其他人与私运案无关,更不会因此对安义侯心怀报复。

  二来张家和徐家联姻之后,安义侯必然不会再针对张家,张家就少了一个劲敌,经过常州之战,至少能证明安义侯仍旧是大周少有的良将,若是徐家能够投靠张家,对张家自然大有益处。”

  皇帝点了点头:“除此之外,太后还觉得,朕不会答应宋爱卿与徐家联姻,安义侯跟着先皇四处征战,是先皇重用之人,却又因为魏王谋反案,始终难以洗脱身上的嫌疑,”说到这里他细长的眼睛盯着宋成暄,“朕亲手拔擢的臣子,才能成为朕的股肱之臣,宋爱卿将来可大有作为,不必要因为先皇的那些旧案,被人猜忌,因此耽搁了前程。”

  “皇上,”宋成暄面色不改,目光幽深,“微臣觉得太后娘娘目光狭隘,妄自揣摩圣意,太后已经移居慈宁宫,着实不该插手朝政,更不该为母家铺路,张家权倾朝野,张玉琮为祸一方何尝不是因为有太后娘娘在背后。

  微臣出身卑微,只知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不曾想过牵扯利益角逐,安义侯忠义,徐大小姐品貌兼备,值得微臣求娶,若是徐家肯答应,微臣必将感念徐家长辈成全。”

  皇帝的皱起眉头:“这么说,其他人的话,你都不会听了?”

  宋成暄道:“正是。”

  皇帝脸色难看:“若朕不答应呢?”

  不等宋成暄说话。

  皇帝转身向外走去:“外面就是庆功宴,宋爱卿仔细思量。”

  皇帝离开大殿,大殿门随之关上。

  过了一炷香功夫,以为中官走到宋成暄身边:“宋大人,您可想明白了?若是想了明白,就可以去前面赴宴了。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