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齐欢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临行

第二百二十八章 临行

  安义侯坐在书房里,听着外面忙碌的声音,忽然有种错觉就像回到了十几年前。

  手中的剑已经被擦拭干净,轻轻拔出来似有龙吟之声。

  他被困在这里太久了,终于有一天再走出去,离开家中,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如此的平静。

  “父亲。”

  徐青安的声音传来,安义侯放下手中的剑,看过去。

  这些日子马不停蹄的操练,徐青安皮肤黝黑,整个人也壮实了许多,终于有些人样了。

  “今日的功课完成了吗?”

  安义侯沉着脸问过去。

  “还没有,”徐青安回答的也很干脆,“忙着出去了,不过今天一定会做完。”

  说完这些话,徐青安已经准备好膝盖,准备承受老爹的雷霆之怒。

  意外的是,安义侯只是皱了皱眉头,然后看向窗外:“今日家中许多人进进出出,要仔细着些。”

  徐青安有些意外,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声。

  “你也长大了,不能整日里想着胡闹,你祖母身子不好,不要总是让她牵挂,你母亲要操持整个侯府最为辛苦,你要想着帮衬着些,还有就是保护你妹妹,若是遇见大事,要多与你妹妹商量,但也不要事事都依靠她,你要记住,你是个男子,必须承担起家族的重任。

  从前你不学无术,京中闲逛,虽说是本性使然,也怨我没有教好,这些日子对你严加管教,也是想要弥补为父的错失,望你能够明白。”

  安义侯语重心长的一段话,让徐青安彻底愣在那里,没有打骂,而是这样温和的劝诫,徐青安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口。

  安义侯道:“你是不是也想过要去投军?大丈夫总会有些志向。”

  这个问题。

  徐青安摇头:“没……”

  安义侯压制着心头的怒火:“以后肯定会想,既然这样必须要练好功夫,勤读兵书,将来上了战场才不至于会害人害己,知道吗?”

  还是没有骂他,徐青安开始不安地抠起手指来,父亲到底怎么了?

  安义侯耐着性子道:“听到没有?”

  徐青安终于点头。

  “记住你今天答应我的话,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”安义侯说完挥了挥手,“你下去吧。”

  徐青安却愣在那里没有动:“父亲,您再多说几句话。”

  安义侯心中一软,油然生出几分慈父的心绪来,看着徐青安,终于想起儿子小时候可人的模样:“遇事多思量,少走弯路,少犯错,也就能过的舒坦些,平日里胡闹些也就罢了,遇见大是大非的事绝不能含糊,更不能与那些奸邪小人为伍,至于别的……为父现在说你也不懂,而且为父说的也不一定就是对的。”

  “走吧,走吧。”安义侯挥了挥手,现在看着儿子那呆愣的表情,他心中就堵得慌,这不肖子今天好像忽然懂事了,竟然还主动要求他多教训几句。

  刚思量到这里,安义侯只感觉一股劲风迎面而来,然后自己的脸皮立即被抓了个正着,紧接着是徐青安的声音:“咦,没错,你是我父亲。”

  徐青安看着安义侯沉下来的脸,颇有些无辜:“爹,你怎么了?病了吗?”

  门外的孟凌云本来已经闭上眼睛在打盹,忽然被屋子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惊得清醒过来,这样的声音他太熟悉了,定然是世子爷单方面被殴打。

  果然,门很快打开,徐青安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。

  徐清欢正好走进院子,看着哥哥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:“哥哥又惹父亲生气,明日父亲就要去常州了。”

  “我看爹有些不对劲儿,”徐青安眨了眨眼睛,“我们父子两个就活动了一下筋骨,现在好了,一切都恢复正常。”

  看着傻笑的哥哥,徐清欢暗自叹息,哥哥从心里也是担忧父亲。

  下人将书房里的东西整理好,徐清欢这才走了进去。

  安义侯的收起手中的舆图,端起茶来喝了一口,这才道:“你抓到了谢云,将常州的事查出些眉目,想必那些人不敢轻举妄动,常州要起战事,你就留在京里,有了消息就让雷叔送信给我。”

  徐清欢点点头。

  安义侯正色道:“我知道你有主意,在京中也就罢了,你想要查案我也不拦着你,常州不行。”

  徐清欢道:“若是没有要紧的事,我定会好好在家陪祖母和母亲,等着父亲凯旋而归。”

  安义侯看着女儿,一双眼睛中满是坚定的神情,打又打不得,骂也骂不得,为父真是不容易。

  安义侯道:“你现在发现什么蹊跷了?”

  徐清欢摇头:“没有,不过父亲要多注意身边人,父亲已经好久没有带兵,身边的副将也不是从前信任的人,即便是曾经的老部下,也不可不防,要知道人心易变……今日我们捉拿谢云的人时,正好张兴就在附近。”

  张玉琮的案子里张兴就已经动了手,如今再次出现绝非偶然。

  安义侯正色起来:“张兴到底再为谁效命。”

  “不管是为谁,”徐清欢道,“女儿都觉得,与那白龙王一战没那么简单,父亲一定要多多保重。”

  说到这里,安义侯想起宋成暄:“也不知泉州那边怎么样,你若是有确切的消息,也使人送去泉州,不管有没有用处,有些防范也是好的。”

  徐清欢道:“泉州父亲不用担忧。”宋成暄一定会保证泉州万无一失,至于其他事宋成暄也不会贸然出手。

  父亲此次是下定决心要清除张家势力,也不愿意再让旁人卷入其中,在京城时大家都已经说得清楚明白,如今只要做好自己的事。

  “总之父亲要小心。”

  面对白龙王还好,若是身边混进了心怀歹意之人,就是腹背受敌,这是徐清欢最担忧的事。

  “我给父亲盔甲里系个平安结吧!”徐清欢拿起了红色的丝线,“父亲不要嫌弃女儿手笨。”

  出征之前在盔甲上系平安结,祈祷平安归来,这些事安义侯从不相信,不过……面对女儿那期盼的目光,他也只好答应:“去吧!”

  “女儿还要清悦来帮忙。”徐清欢接着道。

  安义侯忍俊不禁,吩咐人将院子里的徐清悦唤进来,看着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边说边忙着结绳,安义侯心中说不出的舒畅,所有的烦恼都一扫而光。

  系好了平安结,徐清欢和徐清悦从书房里走出来。

  雷叔已经回到安义侯府,正在廊下等着徐清欢,徐清悦见状立即走开了去。

  雷叔道:“查清了,那人就住在京中一处院子里。”

  徐清欢点点头:“雷叔看准了吗?”

  雷叔道:“大小姐放心,虽然当时只是匆匆一瞥,那人的相貌已在我心中。”

  “事不宜迟,”徐清欢道,“叫上哥哥一起,我们这就去登门拜访。”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