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前世和今生(二)_前世的期盼春暖花开
全本小说网 > 前世的期盼春暖花开 > 第三章 前世和今生(二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章 前世和今生(二)

  谢雨婷住院的时候,于宝琴来看过几次,也安慰了一些,但言语之间全是责备,意思是,你抢了欣欣的玩具,你哥哥看不惯才打了你,你是活该,不应该这么自私。

  谢雨婷淡淡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,前世刚到这个家的时候自己懵懵懂懂,真心的对待每个人,哪知道谢雨欣拿着心爱的芭比娃娃让自己玩儿,转个头就跑到谢雨轩面前哭诉谢雨婷抢了自己的娃娃,为此自己和谢雨欣大吵起来,自己小不懂事儿,大骂谢雨欣抢了自己的爸爸妈妈,抢了自己的哥哥,抢了自己的一切,说着忍不住要动手,谢雨轩一把把她推开,碰到茶几上,头也破了,晕了过去。

  现在听着于宝琴的话,自己只有淡然,亲子不如养子,这是人之常情,自己也没有必要非要这个一心都在谢雨欣身上的妈妈,自己有爸爸就行了。

  谢志文皱着眉头道“少说两句,婷婷头疼,轩轩该打,居然对妹妹动手,这是应该的?”

  于宝琴抿着嘴不说话,看了看谢雨婷才轻声问道“婷婷,头还疼吗?”

  谢雨婷轻轻道“不疼了。”接着不再说话,拿着爸爸给自己买的芭比娃娃,歪着脑袋无辜的看着谢爸爸道“爸爸,我不爱芭比娃娃,而且我从来没有想要这个娃娃,是谢雨欣给我的,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我抢了她的娃娃。”说完眼睛忍不住红起来,心里那份压抑不住的恨意涌入心头,沈子清不是玩具,玩具丢了也就丢了,而他沈子清是谢雨婷今生的最爱,如今也丢了,又去哪里找寻。谢雨婷低着头手紧紧的握着,却又无能为力。

  于宝琴张了张嘴,想要说什么,让谢志文瞪了一眼,也不敢说话,谢志文疼爱的笑着道“喜欢什么?告诉爸爸,爸爸都给你买。”

  谢雨婷笑着道“爸爸,能不能让我上三年级,我不想上二年级,我想上三年级,现在我的功课很好了。”

  谢雨婷一天也不想跟谢雨欣在一个教室一个年级,谢雨欣给自己的折磨简直就是地狱,几乎把自己的逼疯了,初中二年级的时候,谢雨欣把同学的漂亮的笔和钱包放在自己的桌斗里,被人误以为自己就是小偷,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,爸爸抱着自己,心疼的教育,说别人的东西不要拿,喜欢什么爸爸给你买,那时候的谢雨婷歇斯底里的辩解,无人相信,爸爸就像是唯一的稻草,哭诉着道“爸爸,相信我,我真的没有拿,真的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那些东西怎么到了我的位置上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谢志文看着她,又心疼又绝望,怒道“婷婷,做错了事情不可怕,就怕不承认,不改过。”

  谢雨婷不知道最后说了什么,心里只是愤恨,为什么整个世界都不相信自己,最可恨的是谢雨欣口口声声为自己求情,却言外之意自己看见了谢雨婷那同学的东西,有些东西就放在家里的小柜子里,没想到打开之后,自己房间的柜子里全是同学的文具和书本。

  从此之后谢雨婷经常逃学,跟着混混出去玩儿,谢志文心疼又恨铁不成钢,家里谢雨轩冷眼旁观,只是在自己夜不归宿爸爸打自己的时候,出面拦着,有时候也会去厨房拿一些吃的,给半夜回来的谢雨婷,冷言冷语从来不安慰,于宝琴冷言讽刺,谢志文打到最后心疼不已,抱着自己大哭,却又无可奈何,只心疼问道“婷婷,告诉爸爸,为什么?为什么逃课?为什么不想去学校,告诉爸爸,你这么乖巧的孩子,为什么这样?”

  谢雨婷那时候只是单纯的不想去学校,省的别人丢了东西赖上自己,极为厌学,但爸爸打了自己之后,谢雨婷恨这个家,恨这个打自己的父亲,和冷言冷语的妈妈,漠不关心的哥哥和假心假意所谓的姐姐。那时候自己不知道说了多少伤了父亲的话,指着于宝琴大骂,说她根本就不把自己当成女儿,只是一个捡来的孩子,既然不爱自己,为什么要生自己,既然生了自己为什么丢弃,既然丢弃了,为什么还要捡回来,她恨这个家,恨这个妈妈,这个爸爸。

  当时谢雨婷记得于宝琴惊恐的看着自己,伤心,绝望,哭着不知道说的什么,谢志文悔恨,心疼的看着女儿,轻声问道“那你想要什么,告诉爸爸,爸爸一定给你办到,爸爸妈妈是爱你的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爸爸妈妈。”

  谢雨婷摇头大哭道“为什么,你们都不相信我没有拿同学的东西。”

  于宝琴哭着大声呵斥道“那么多人看见,为什么你还要不承认,就连欣欣都说你拿了,你的同学许多都说你拿了东西,东西就在你的位置上,你让我们怎么相信,拿了我们不怕,以后改了就行了,但为什么你死不悔改。”

  谢雨欣哭着抱着于宝琴大声道“妈妈,不要再说妹妹了,妹妹只是不懂事儿,以后会学好的,你们不要打她,不要骂她了,我以后什么都不要了,都给妹妹。”

  谢雨婷心火被她挑了起来,一脚踹了上了,骑在谢雨欣的身上就打,又是鸡飞狗跳。最后还是谢志文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,把她打到在地,当时的谢雨婷捂着脸恨恨的看着父亲,不可思议,谢志文悔恨的看着自己的手,谢雨欣被妈妈抱在怀里,心疼的安慰,愤怒的看着谢雨婷,她这才明白,这个家已经不是自己的家,已经是个多余的人,冷静爬起来,眼睛里带着压抑不住的恨意,却又那么的平静,轻声道“既然你问我要什么,我要出国,我要去美国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