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这些人非要作死_穿书后我在年代文里躺赢了
全本小说网 > 穿书后我在年代文里躺赢了 > 第81章 这些人非要作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81章 这些人非要作死

  姜糖也没管他们的交流,直接屏蔽了自己的耳朵,她也怕回到学生时代,老师教授文言文的那种痛苦。

  站在三层楼的百货公司门口,姜糖阻止了两人的“交流”(你确定这是交流?),豪情万丈的说:“老娘今天高兴,你们看上什么随便拿,我买单!”

  那口气大的,好像百货公司是她家开的一样。

  本以为是个有钱人来这里逛,没想到回头一看,继而满脸鄙视,明明是一个年轻的姑娘,说话如此的粗鄙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乡下丫头这么寒酸。

  只见三人都穿着带着补丁的破旧的磨损的衣衫,农村的洗得发白的粗布鞋,身上背着箩筐,就算容貌还算不错,但完全不影响他们身上散发的贫穷味儿,那穿着打扮,好像骨头缝里都透着穷酸劲。

  凡是看到他们的,就怕被传染了什么脏病一样,一下子就躲的好远。

  没人愿意相信姜糖刚才豪情万丈的话语,只当是这姑娘没见过世面吹牛呢。

  就连身边的亲亲老公和亲弟弟也是不信她的。

  不过,这些人信不信,姜糖都不在意,她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还是有数的,这里面的东西也就大件的他还没有票,其他的还是都买的起的。

  他们身上的这些打扮可都是姜糖故意的,她在镇上那一个月,可不是只是去挣钱的,她还顺带了解了下这个时代的一些事情,报纸也没少看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她其实了解的不是很多,现在身历其境了,才惊觉这里也是充满着各种的危险,保持低调是正确的选择。

  在这个随便说几句话都能被纠出错误,就像是她上次去供销社碰到的那个售货员,虽然没有刚才那样的混乱,但是那种紧张的气氛她也感受到了,需要时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。

  在远离城镇的农村地界,没有外面的那么疯狂,他们基本上是安全的,“贫农”就是他们的保护伞。

  可是出了农村,他们就得夹起尾巴做人,稍不注意就会被抓到错处。

  这才是她不愿意去上班的最重要的原因,太拘束了,不是她喜欢的。

  重活了一辈子,她总得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一次。

  所以啊,干嘛那么拼,偶尔出去赚个钱,其他时间当条咸鱼,在家里面随意作不香吗?

  这次出门是去县里面,情况可能会更严峻一点,姜糖就怎么破怎么穿,连带童磊也被要求了。

  这年头,新衣服少有,破衣服还真不怕找不到。

  就为这,他们还被刘素英赶回家换衣服,要不是姜糖反应快的说要去县上,得低调点,要不然他们都能被按着头把衣服给换了。

  谁家回门穿的像个乞丐一样,这不得是婆家磋磨的啊,太过丢人。

  当然张春花也是问了下,还以为姜糖在童家委曲求全呢,没想到这理由,在姜小明一起去的时候,才给儿子也换了最破旧的一套衣服。

  不管他们穿着破衣服的初衷是什么,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

  姜糖本来就不是个在乎外人眼光的人,而且对那些直接无视掉。

  对别人的目光完全无视的童磊,只是默默的站在姜糖的身边,无声的支持着她,对于媳妇儿的惊人言语早就习惯了:不管媳妇怎吹,总是对的,不能打击。

  被周围人的鄙视眼光看的抬不起头来的姜小明:“……”他姐姐总是这么的出人意料,他该用什么面孔来面对众人异样的目光?

  但是看了看视周围人无无物的小两口,不管是一脸高兴的他姐姐,还是面无表情的姐夫,人家完全不关心别人怎么想,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上还是太薄了,以后还得再接再厉。

  (不知不觉被带歪的姜小明)

  只是他们不想理会旁人,那些人却没有放过他们,在他们准备走进百货公司的时候被几人拦住了去路。

  “哪里来的土包子,口气倒是不小。”

  “呵,不就是吹吹牛嘛,买不起,你还不让人家过过嘴瘾?”

  “这又不是你们乡下,吹牛还跑到这里,也不看看这是你们来的地方吗?”

  “赶紧走走走,看你们这群乞丐把空气都给污染了,真是晦气。”

  几个女人一唱一和的,不紧挡住他们,还想把他们赶走,说的姜小明脸蛋都憋红了。

  “你,你们,我们不是乞丐!”小孩子结结巴巴的终于说完了一句话,紧紧地挨着自家姐姐,找点安全感。

  “穿成这样,不是乞丐是什么,我看你啊,不仅是个乞丐,还是个结巴呢。”其中一个长脸的中年妇女语气刻薄的说,对一个小孩子也是丝毫不留情。

  边上的那个嘴唇厚的像两根香肠的妇女听完她的话,也跟着哈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:“就是,小结巴,快点离开吧,这里可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,赶紧的,别让人赶你们。”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恶意。

  另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也是一脸的鄙视。

  小孩子对大人的心思还是挺敏感的,姜小明听到他们这么说,觉得这几人简直要比方大宝的奶奶方老婆子还要可恶,本来还想着骂他们几句。

  “让开!”

  姜糖心情好,她今天可是来购物的,一会还要吃饭去呢,可没空和这群蠢蛋计较,这些人说话就当放屁了,反正她没有任何损失。

  可谁知道这些人非要作死。

  “呦呵,这还是个聋子啊,都让你们赶紧离开了,怎么还听不懂人话。”“香肠嘴”奚落的说道,站在童磊的面前不动如山,刚好是商场大门的正中间,对着童磊鄙视着。

  边上很多人都在看笑话,没有认识上前说话。

  气愤的姜小明又恢复了平常的机灵,看到他姐的表情变了,立马和他姐夫站在一起,拉着他姐夫的衣角:“姐夫,我们站远点吧。”

  童磊疑惑地眼睛看过去,媳妇还在那里,他怎么能走?

  许是姜小明看懂了他姐夫的问题:“这群人倒霉,撞在我姐枪口上了,我们得离远一点,免得影响我姐的发挥。”

  他姐是能动手绝不逼逼!

  可这次,他预料错了。

  看到这人竟然欺负她老公,姜糖本来满是笑意的眼神变得更深了:“哎,这门口的狗谁家的啊,怎么还不拉走,我要是被咬了,是不是还得去医院打针啊,免的得了什么病。”

  要说嘴毒,就属糖姐最毒,谁都比不过。

  姜糖也懒得动嘴啊,可在这里动手,后续的麻烦太多了,为了省事,她不介意打打嘴炮。

  “你这贱蹄子,怎么说话的,骂谁是狗呢?”“香肠嘴”没想到同一个乡下丫头竟然还敢回嘴,立马气炸了。

  “长脸”妇女看自己的伙伴被骂了:“你个臭要饭的,还敢骂人,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们打出去!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