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6 眯眼怪_退圈后她惊艳全球
全本小说网 > 退圈后她惊艳全球 > 556 眯眼怪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556 眯眼怪

  萧疏与冯昀承抱着那颗包鬼花回到圣灵学院找到临风后,才从临风口中得知他们竟是唯一一组顺利采摘到包鬼花的面试者,而其他面试者,无论是兽人还是精灵,又或者是轩辕璟跟钟落雪他们,都在三天前便因为各种原因陆续弃权了。

  临风盯着它们手中的包鬼花,面上带着淡淡地笑意,说道:“得将菜园子成功种植出来,你们才算是通过了面试考核。”

  “我们明白。”

  萧疏废话不多说,拉着冯昀承便去了后山。

  他俩仔细研究了一遍包鬼花的生长习性,确认包鬼花的最佳种植时间是在凌晨月亮当顶,当天温度最低的时候,便决定今晚将它给种上。

  后山并不在圣灵学院的校内,而是在那堵城墙外。

  学院后门比正门更加寒酸,那里只有一道长约三米宽的通道,通道中间用一扇厚重的铁门拦住。铁门内是圣灵学院,铁门外便是后山。

  快要靠近后校门时,冯昀承便听见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,像是锤子在石头上敲。“什么声音?”他皱眉望向紧闭的后门,有些纳闷。

  萧疏也感到奇怪。

  两人合力将那扇沉重的铁门拉开,放眼望去,遍地都是在挖矿的学员。那些平日里牛逼轰轰,高高在上的天才们,此刻都灰头土脸地蹲在地上,努力挥舞手中的锤子挖矿石。

  天色已黑,每个人的头上都戴着一盏矿灯。

  那场面,看得人震撼,说不出话来。

  冯昀承万万想不到,圣灵学院的修行内容竟是这样子的。

  注意到后门开了,见有人从里面走出来,学员们还以为是值班监督他们校长,他们挥舞锤子的动作变得更加快速起来。

  “咳!”

  萧疏故意咳嗽了一声。

  这咳嗽声很年轻啊,不是老院长跟普普安,也不是临风,就更不是总校长。

  终于有人放下了手里的锤子,抬头朝后校门张望了一眼。

  虞凰眼神最好,哪怕是在黑夜中,她也能清楚看见萧疏跟冯昀承的脸。在圣灵学院后山见到这两人,虞凰心里说不出的惊讶。“老四,萧疏,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听到熟悉的名字,殷容挖矿的动作突然一顿。

  萧疏?

  殷容愕然抬头,扬起那张布满了矿灰的俏脸,望向了圣灵学院后校门的方向。

  看到那道立于夜色下的熟悉的高大身影,殷容竟产生了一别经年的感觉。

  明明圣灵学院开学才一周,她与萧疏分别也才一周。

  殷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她之所以会对萧疏产生这种感觉,是因为她太思念他了。前些天她们忙着做拯救翁家小姐的任务,根本无瑕放任自己思念萧疏。

  而这两天她蹲在这里重复着挖矿的动作,思绪便不受控制起来。

  这两天,她总是会想起萧疏。

  想他身体恢复好了么?回到殷族是否受到了怠慢?他有没有好好修炼?他...有没有想自己。

  种种想法堆积在心头,殷容思念萧疏到不行,却不敢给萧疏打一个电话,怕听见了他的声音,会更受相思的折磨。

  萧疏见殷容盯着自己看傻了,一点反应都没有,他单手插进红发中潇洒地摸了一把,脸上又露出了从前那种恣意放肆的笑容。“容儿。”

  听到萧疏的声音,听到他叫自己容儿,殷容的脑海还未对身体下达指令,她的手已经松开了锤子,起身奔向了萧疏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殷容整个人迅疾地撞向了萧疏。

  萧疏眼里闪过一抹惊讶。

  但很快,那抹惊讶便被欣喜跟欣慰所取代。

  他渴望得到的那个人,终于主动朝他怀里奔来了。

  萧疏张开双臂,将那个迅速朝他冲来的人紧紧搂住。

  殷容跑得太快,撞进萧疏怀中时,萧疏还抱着她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。

  殷容将脸埋在萧疏的怀中,听到萧疏那有力的心跳跟他被自己撞疼的哼声,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。殷容顿时羞赧万分,都没脸抬头了。

  她纤细的十指紧紧拽住萧疏的衣服,难掩惊讶地问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萧疏解释道:“学院在对外招聘清洁员,我跟冯老四是来应聘清洁工的。”

  有这事?

  殷容他们忙着做任务,忙着受惩罚,忙着挖矿,根本不知道这些事。

  殷容躲在萧疏怀中,却也能察觉到那些人在注视他们。她难为情极了,想抬头,又不好意思。

  萧疏直接伸手握住殷容的下巴,抬着她的下巴被迫她抬头。

  萧疏垂眸凝视着殷容,不羁的目光变得柔情下来。

  殷容脸上分明沾满了灰尘,可那两抹娇羞红晕却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掩饰的。萧疏突然低头吻住了殷容的粉唇,殷容眼睛瞪大,心跳猛地变得紊乱起来,但她却没有推开萧疏。

  “哟!”

  被他们修了一脸恩爱的矿工们都整齐一致地发出了暧昧的哗声。

  亲完,萧疏又将殷容的脸按在他宽阔的怀里。他眸子含笑望着那些学员们,眉梢上扬,春风得意地说道:“我家殷容同学脸皮薄,大家给我个面子,都别看了。”

  “切!”

  学员们集体切了一声,却都低下头去继续挖矿了。

  盛骁本来跟盛洲聚在一块挖矿的,不知怎的,挖着挖着就挖到了虞凰的旁边。

  萧疏与殷容又说了会儿话,见普普安跟狄若风搬着桌子板凳朝这边走了过来,两人这才分开。殷容继续回去挖矿,萧疏则叫上冯老四去种包鬼花。

  冯昀承刚才没在人群中找到墨翠丝的身影,又被萧疏跟殷容修了一脸恩爱,这会儿满身怨气。

  偏在这时,狄若风跟普普安还在后山的一片空地上架起了烧烤炉子。

  两人大声的交谈声传遍后山——

  狄若风说:“今晚有些凉,吃烧烤最合适了,烤点五花肉,裹上生菜一口咬下去,那滋味儿,啧!”

  普普安则应道:“我让凌霄神者提点啤酒来。”

  狄若风不忘叮嘱了句:“得要冰啤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

  在萧疏跟冯昀承忙着挑粪种菜时,在所有学院埋头挖矿石,圣灵学院的老怪物们在一旁悠闲地搞起了烧烤。他们买了很多食材,那调料更是一绝,调料往那些食材上一刷,再烤一烤,香味儿顿时顺着微风飘进了每一个学员的鼻子里。

  可他们能吃的只有干粮,干粮还是那种像糖丸一样的辟谷丹,吃一颗,能管饱三天。

  冯昀承将包鬼花小心翼翼放进黑色的土壤中,他盯着那冒着毒气的土壤,忧心忡忡地说:“这里土壤毒气太重,恐怕就算是这包鬼花,都很难存活下来。”

  “如果这花被咱俩种死了,那咱俩就只能打道回府了。”

  萧疏眯了迷那双漆黑色的双眸,他用双手捧起一把黑土,将黑土仔仔细细洒在包鬼花的根茎上。他一边洒,一边低声说道:“小家伙,给我好好生长,根茎多多发芽...”

  “如果你不争气,不小心死了...”萧疏唇边牵起一缕算得上是温柔的笑容,他说:“那我就把你全族都拔了。”

  冯昀承扭头找墨翠丝去了,都没有注意到那颗包鬼花在听到萧疏的话后,竟然轻轻地颤抖起来。

  萧疏又拿起瓢,装了一些粪,淋在包鬼花的根茎旁。

  包鬼花身子就晃动得更厉害了。

  它一边用妖力去分解黑色土壤中的毒气,一边挣扎着将自己孱弱的根茎朝土壤更深处扎去。

  它的求生欲望非常强。

  林渐笙手里抓着一把烤牛肉在吃,他突然察觉到有一股微弱的妖力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意志,便转身朝萧疏跟冯昀承他们那片地望去。

  成为净灵神者的林渐笙,对天地间每一股力量的波动都了如指掌,当他发现那股求生意志是从萧疏身前那朵包鬼花中散发出来的,表情就有些惊讶了。

  据他所知,包鬼花这种生物虽然能在最恶劣贫瘠的土壤中盛开,但它们却是一种极傲娇孤冷的生物。

  它们从来都只在它们喜欢的地方生长。

  难道这颗包鬼花,喜欢圣灵学院的粪坑?

  “投什么懒!矿石挖完了吗!都像被开除学籍是不是!”普普安粗嗓子朝后山学员们挖矿的方向一吼,打断了林渐笙的思绪。

  林渐笙转过身来,狄若风又递给他一把烤羊肉串。“尝尝这个羊肉串,吃在嘴里口齿留香。”

  林渐笙咬了一口,忍不住朝普普安竖起大拇指,“普普安教授,你这烧烤技术不错啊。”

  普普安得意的一笑,他说:“我祖上是摆摊做烧烤起家,兽人族最有名的烧烤连锁店,就是我们家的家族产业。我小时候,我爸爸妈妈是把我当做烧烤店继承人用心培养的,哪晓得我14岁那年竟然觉醒了兽态。”

  普普安耸耸肩,“我其实更像搞烧烤,但我爸妈说当驭兽师更有出息,不然,咱家的烧烤连锁店,肯定都跨越板块开遍全大陆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说到彼此的童年往事,这群老人家们就都有话聊了。

  普普安问狄若风:“眯眼怪,你小时候家里做什么的?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