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说网 > 赏金猎手 > 第四百零四章 加长的一天(五)

第四百零四章 加长的一天(五)

  姜娜见袁忘抱了一捆枪放在茶几上,又拖来一箱子弹,惊文:“准备打仗?”

  袁忘:“姜娜有事说事,坐好,别摆出另类的姿势,我会投诉你的。”

  姜娜哈哈大笑,从靠躺姿势转变为端坐:“还好吧?这一天过得还不错?”

  袁忘:“如果情报部真的牛掰,应该知道我今天过的相当不错。”

  姜娜道:“情报部说你刚回侦猎社,侦猎社的其他人都还在加拿大。”

  袁忘:“于是你就墙翻?”

  姜娜道:“你知道我是被注意的人,不能在门口等你开门。”

  袁忘:“你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姜娜问:“你电话呢?”

  对哦!袁忘道:“冰箱有喝的,自己动手。”

  姜娜去冰箱翻看,拿了一瓶水:“说正事,我们意外发现一名老恐份出现。”

  袁忘:“谁?”

  “安夫。”姜娜道:“911前后,安夫领导的极端组织在各国犯下了滔天罪行。这个组织因此在全球反恐中成为首要被打击目标。极端组织被剿灭后,根据美国人和当地人公布的信息,安夫处于失踪状态。当地考虑到剿灭时军美使用的武器,认为判断失踪和死亡没有区别。”

  “而就在今天安夫突然露面。今天下午两点左右,安夫不惧美国当局,毅然向民众说明自己的身份,很快拉起一支名为守护者的团队。他的口号是保护六区所有圣教信徒的生命与权益。下午六点左右,他在六区广场公开演讲。情报部初步判断,他已经成为六区中最有影响力的领导者,同时可见他身边有数十名武装人员。”

  姜娜道:“猎团对此召开紧急会议,希望能在安夫挑起更大恐袭,甚至是战争之前击毙安夫。情报部认为,六区群龙无首,民众们的愤怒大多属于个别行为。有心人也想组织民众团结一心,但都缺乏号召力。”

  姜娜道:“六区的情况很微妙,民众们成为一群愤怒的战士,但是却没有一个核心战略。比如要不要谈判?怎么谈?比如要不要和警卫队无力对抗?怎么对抗?如同索马里军阀时代,几乎所有的民众都拥有自动步枪,但是没有战斗力。”

  军美在索马里一次行动失败,被全城围攻,经过十多个小时的突围,最终有十几名士兵战死。而军阀方数千人死亡。即使伤亡不成比例,美国人认为这是彻底的失败。很快因为国际社会的谴责,军美撤离索马里,并且不再干涉非洲事务。在卢旺达大屠杀发生后,各国又纷纷谴责军美没有尽到大国的义务,最终总统为自己的决策公开道歉。

  且不说对错,事情是真实的,可参考电影飞鹰坠落。索马里民兵即使拥有步枪,但低下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对抗军美。如同目前六区要对抗国民警卫队一样,完全是以卵击石。这时候安夫出现,迅速将六区卷成团,一切就很难说了。安夫拥有战略指挥能力和不俗的战斗指挥经验,在他的布置下,六区的人可以以数十人为一单位,避开国民警卫队,入侵他区,制造全面混乱。

  情报部无法推测安夫的破坏力有多大,但是可以肯定安夫对六区有决定性的作用。猎团因此下达了死命令:杀掉安夫,越快越好。和袁忘不同,接到死命令的姜娜即使是死,她也要去博1%的机会刺杀安夫。

  不过目前连1%的机会都没有,姜娜无奈之下只能找上袁忘,她不求袁忘能帮助她刺杀安夫,只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刺杀想法和信息帮助。

  进六区的几条主要道路已经被封锁,其余道路也有警方人员设卡,用于阻止外人进入六区,和接引六区的非圣教信徒离开六区之用。袁忘和姜娜手上都没有非法枪支,要刺杀安夫只能是潜入六区,潜入安夫住所,用冷兵器刺杀。

  这个刺杀难度不亚于登月。袁忘和情报部联系,事发突然,情报部也无法提供太多的信息。就在此时,侦猎社的人员回来了。

  铁门一开,SUV进来,袁忘走出客厅,看着大家下车。大家看见袁忘也很惊讶,纷纷上前问好和询问。早上吃了早餐才分开,宛如过了一个世纪。

  侦猎社包了水上飞机到杨克县,而后再租车回到纽唐。路遇堵车,他们步行了八公里找到叶夜一位朋友,开朋友车才回到侦猎社。

  进入客厅,金童等人先看见茶几上堆放的枪支。柳飞烟注意到姜娜,礼貌客套和姜娜握手。袁忘对大家简单说明了今天的局势。秦舒已经接到叶晚娘电话,知道娘亲没事。亲眼目睹纽唐目前的局面,让侦猎社的人心情无比沉重,总想做点什么。

  袁忘拉柳飞烟一边说话去了,他诚实的说明姜娜的事,柳飞烟听完犹豫不决,办还是不办呢?和袁忘人情无关,柳飞烟纯粹是集体和城市之间的选择,办是犯罪,不办只能看着局势恶化。柳飞烟从内心来说无比支持猎团本次行动,但是她必须为侦猎社考虑。

  柳飞烟:“这件事……唉……开会,开会!”

  ……

  到家还没喘口气,大家先到会议室集合。在说明之后,叶夜道:“今晚十一点安夫组织一个集会,在六区广场点蜡烛守夜,为红叶街死难的兄弟姐妹们致哀。根据官方消息,红叶街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两百四十人。很大一部分死者的死因是践踏导致。由于医疗通道堵塞,拖延了救治伤者的时间。预计最终死亡人数会超过三百人。”

  朱莉举下手,道:“我可以进入六区。”她有明显的阿人外表特征,不仅可以进入六区,并且可以在六区内通行无阻。

  袁忘否决:“不能由朱莉动手。”

  朱莉:“如果能阻止局势恶化,我愿意试试。”

  姜娜同意袁忘看法,道:“不,脏活还是由我来做。我只是想寻求一些信息和后勤的帮助。”

  柳飞烟道:“一个小时内我可以帮你弄到一把包括巴雷特在内的狙击枪。”

  金童一声不吭走到叶夜身边,点击屏幕,出现了城市俯瞰图。金童在六区广场位置上一点,而后向外拉伸线条进入五区,最后停在五区超虾保险公司大楼位置。屏幕上显示:距离950米。

  金童在路线上点了两下,第一下在五区范围内,第二下在六区广场附近:“风力,温度,湿度。”

  秦舒道:“金童说他可以在超虾大楼狙击六区广场目标,但需要在这两个点测出准确的风力,温度和湿度。”

  姜娜道:“我刚才说……”

  金童道:“不是你的事。”

  多夫接口:“是我们的事,因为纽唐是我们的家。我的战友今天已经和六区攻击四区金街的匪徒正面交火两次。”

  朱莉指六区内的点:“我负责。”

  多夫指五区的点:“我负责。”

  柳飞烟拨打电话:“我找人拿枪。”

  金童:“洗澡。”

  叶夜:“我寻找最合适路线。”

  秦舒:“我去超虾大厦踩点。”

  袁忘道:“我也去超虾大厦,找条安全撤退路线。”

  赵雾叹气:“我去弄几台车。”

  姜娜问:“我呢?”

  柳飞烟道:“你帮我们守家。”

  ……

  12号晚11点。

  金童乘坐赵雾不知道哪弄来的车辆到达超虾大厦附近,大厦高八十八层,是五区内有数的高楼。就因为如此,警方也在楼顶的天台布置了两名观察手。

  叶夜:“监控已经控制。”

  袁忘在一包燃烧物上输入密码:“汽车自毁启动。”戴上口罩开车进入大厦地下停车场。原本自动感应抬杆的停车杆没动静,一边站立的保安手放在手枪枪柄上上前,袁忘放下车窗玻璃,掏出证件:“国全部,不问,不说。”

  这栋大厦没什么东西可偷,保安要防的是六区的人,他也知道在楼顶天台有警察,点了头后按遥控器,停车杆抬起,袁忘开车进入。

  开车到最近电梯的停车位,袁忘打开后备箱,金童提个手提箱从后备箱内翻出来。两人乘坐电梯一路而上,一直到八十六层。

  赵雾人在八十六层电梯边,手指一指,道:“虾骗保健品公司。”进入电梯,赵雾前往地下停车场。

  虾骗公司门已经被打开,袁忘和金童拿了手电筒很快就到达狙击位。金童组枪,袁忘离开86层,通过楼梯朝上走到88层。这里有一道铁门,铁门外就是大厦的天台,铁门日常关闭,只有在清洁大厦玻璃时才会启用。

  袁忘拿出几根扎带手铐,将铁门捆死,而后悄悄退离到86层楼梯口位置。他作为机动人员暂时留在这里。

  金童:“就位。”

  叶夜:“VIP电梯已经到达86层。”

  赵雾:“就位。”

  袁忘:“就位。”

  秦舒在大厦附近观察:“一切正常。”

  朱莉和多夫分别通报了自己点位测到的数据,金童调整身边的摄像机,锁定站立在六区广场台上演讲的目标,问:“请确定目标?”

  叶夜:“目标确定,他就是安夫。”

  金童回位,拉动Tac50狙击步枪的枪栓,将一颗点50子弹推上膛。瞄准,屏住呼吸,扣下扳机。子弹飞行了数秒,金童看着目标腹部炸开后,扔枪,收摄像机快步离开。

  点50子弹的声音很响,袁忘已经按开了电梯,金童进入电梯,电梯快速朝地下一层而去。

  秦舒:“特警出现。”

  两辆在附近的特警车辆接到命令后,立刻开车前往几百米外的超虾大厦。柳飞烟在会议室看得真切,道:“启动2号。”

  叶夜敲击键盘,超虾大厦侧面一百五十米的一辆黑色轿车发出不大声响,一道火光冲天而起。特警车辆没有在超虾大厦停下来,左右包抄前往着火点。

  袁忘和金童上了赵雾的车,赵雾开车离开大厦,保安还打算检查身份,赵雾踩踏油门,冲断停车杆扬长而去。

  袁忘:“启动3号。”

  叶夜启动3号,袁忘和金童来超虾大厦的汽车立刻成为火海。作为一名猎人,很清楚火和水都是湮灭犯罪证据的最好手段之一。

  赵雾开的汽车自然也随后被毁灭,在得知大家安全撤离后,柳飞烟去厨房忙碌一会。外勤都安全回到侦猎社后,迎接他们的是烤肉盛宴。

  柳飞烟把烧烤炉摆出来,把肉放到盆里腌制,剩下的大家自己动手。忙碌,吃喝,聊天,但没有人谈论超虾大厦的任何事,如同这件事没有发生一般。姜娜不仅顺便蹭了烤肉,还顺便蹭了客房,在侦猎社住了一晚。

  ……

  “死了?”本杰明凌晨被挖起来很不爽,自己可是累了一天,这次刚刚入眠。还有没有基本权人了?自己不如当死刑犯呢。但听闻挖自己起来的原因,本杰明惊呆看老毒:“你们真的有内鬼吧?”

  老毒无法反驳,国全部一直没有关注安夫。本杰明提出安夫几个小时后,安夫就死了。本杰明接受不了,他也接受不了,他的老大更接受不了,在电话里第一次把老毒骂了一顿。

  因为安夫的死,群众们群起激愤,火药桶再次被点燃。封锁道路的警卫队装甲车已经遭到了小队人员的攻击。最严重的是,一些极端人员包围了中立医院,一百四十多名医护人员沦为人质。

  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,这是极端人员提出的口号。这个口号并不特别,在中东很多国家都以这句话的标准立法。你偷看人家洗澡,不是行政拘留,是挖眼睛。偷东西,剁手,哪只手偷的,剁哪只手。并非私刑,而是法律的惩罚。除圣教信徒之外,全球有相当一部分的人群对于这种法律是持支持态度。

  之所以说医护人员沦为人质非常严重,是因为这代表着战争。医护人员是在国民警卫队负责人,副总统,记者,律师等多方人氏协调之下,双方同意在争端未解决之前,在六区开辟的一个救治伤员和病人的举措。是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救助。

  总统想丢掉全国人的支持,还是想舍弃圣教信徒的支持?答案不言而喻。总统下令,有任何医护人员遇害,国民警卫队可以直接进入六区平乱。不过总统说的不算,国民警卫队不属于联邦队军,联邦菌队就是通常意义的军美。国民警卫队属于地方队部,他可以听从联邦调遣,但优先服从本地利益。当然州长随后在电视上强硬发出声明。随后不久,警卫队的战机掠过六区,说明警卫队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。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qbxs12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