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饮酒当须有知己_唐易
全本小说网 > 唐易 > 第41章 饮酒当须有知己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1章 饮酒当须有知己

  洛里将自己知道的隐秘全部告知温挺。

  盯着洛里,温挺心中十分震惊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,对洛里问道:“洛兄,这几日便在长安住着,待我空闲出来,便陪着洛兄逛一逛着长安城。”

  “无妨,温兄有事便去处理,这长安城我一人也可逛着。”洛里却无所谓,对温挺说道。

  见洛里满不在乎,温挺也放心下来,对其说道:“这样,那洛兄有事便通知望月楼掌柜便可。”

  “无须担心某,你去忙吧。”洛里下了逐客令。

  温挺带着馨儿离开了人字厢房,随即下楼,影风迎上来,温挺便开口吩咐道:“通知下去,密切注意人字厢房的客人,务必保证其安全,有何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  话完,温挺便下楼离开,馨儿紧跟着温挺,虽然今日太多事情让她还未反应过来,聪明的她却没有打扰温挺,刚出望月楼便见到一魁梧的黑脸男子迎面而来。

  来人见温挺从望月楼出来,似乎认识一般,立即迎了上去,对温挺抱拳施礼,温挺十分诧异来人,却听到来人说道:“温侯爷,没想到某在此可以遇到你。”

  “你我认识?不知阁下是谁?”温挺疑问道。

  年轻的黑脸男子却未有尴尬之意,笑道:“某乃宿国公程知节之子程怀默,今日有幸见温侯爷,不知可否有幸与温侯爷一叙?”

  打量着眼前的程怀默,差异在此遇到了程咬金之子,听到程怀默的话,温挺也大笑道:“我对其父也十分敬仰,程兄不必如此客气,侯爷的称呼却有些别扭。”

  程怀默一听,便高兴的说道:“哈哈,我就知道温兄乃军中之人,不拘小节,害得某还要装着斯文。”

  又道:“温兄,这望月楼乃长安城最好的酒楼,今日某邀温兄一聚,不知可否?”

  温挺脑海思虑一下,却也笑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。”随后对身后的馨儿说道:“馨儿,你先行回府告知,少爷还需处理一些事情。”

  馨儿明白此刻并不是自己该留下,随即遵命的关心说道:“好的,公子早点回府。”话落,馨儿朝温府行去。

  程怀默见馨儿容貌,对温挺羡慕的说道:“没想到温兄有如此姿色的婢女。”

  温挺却带着严肃的说道:“虽馨儿是我温府中的人,我视她如亲妹一般。”程怀默听道温挺言语中的不善,立即赔礼道:“程某孟浪了,还请温兄见谅。”

  “无妨,不知者无罪,程兄今日当多罚酒一杯即可。”温挺见程怀默道歉,却又笑道。

  程怀默见温挺此刻没有怪罪,心中大定,又开口道:“好说,温兄请。”

  二人便进入望月楼,影风见温挺与程怀默进入望月楼,原本想迎入楼上,却见温挺使了一个眼色,心中会意,又见程怀默掏出银色的牌子,便开口迎道:“程爷、温侯爷,请上二楼雅间。”

  温挺差异影风称谓程怀默‘程爷’,不过细细一想也知道其原因,却又听到程怀默对影风吩咐道:“给某弄一桌好菜,再将上等糊涂仙酿来一坛。”

  “程兄,不必浪费,这望月楼的酒菜价格可不低,而上等糊涂仙酿更是价格极高。”温挺作为东家,开口阻止程怀默道。

  程怀默听到温挺的话,虽然心中很痛,却又十分高兴对温挺道:“能认识温兄乃是怀默之幸,钱财乃是身外之物,这酒钱,怀默还是付得起。”

  温挺见此,心中对程怀默的印象不由得加了几分,在影风的迎领下,程怀默和温挺来到了二楼的竹字雅间,望月楼二楼共计八个雅间,以“梅兰菊竹,风花雪月”命名。

  待进入雅间内,温挺与程怀默就坐,程怀默开口说道:“温兄可能不知道,这望月楼极为神秘,这二楼以上需出示银制牌,而拥有银制牌之人必定势力不俗,而三楼却要金制牌,某却无缘得见,今日侥幸拿到我爹的银制牌,本想到二楼来品尝一下上品糊涂仙酿,没曾想有幸遇到温兄。”

  作为望月楼的东家,温挺自然知道其中的门道,笑而不语的看着程怀默,想必这银制牌应该是程怀默偷偷拿出来的,却笑着的开口说道:“如此说来,今日却是温挺的幸运,感谢程兄。”

  很快影风便端着酒菜进入房间,摆好菜,影风又拿出一坛写着糊涂仙酿(上)的酒坛打开,对着程怀默说道:“程爷,这便是我们望月楼的上品糊涂仙酿。”

  当酒坛打开,程怀默便闻到一阵酒香,心中的酒虫泛滥起来,似乎没听到影风的话,随即接过酒坛,对影风摆了摆手示意退下,见此影风用眼睛请示温挺了一下,见温挺同意,便又开口道:“请两位客官慢用,某告退。”

  待影风关上门,程怀默迫不及待的为温挺和自己斟了一杯,端起酒杯便对温挺道:“温兄,某敬你一杯。”话落便一口而尽,温挺却无奈的笑了笑,看到程怀默如此着急的牛饮,也细细端着酒杯慢慢的品尝起来。

  一口而尽的程怀默,此刻却大喝道:“好酒,不愧为上品仙酿,比之中下品却更加滑润,劲道十足,却又十分爽口。”

  温挺也跟着点了点头,对程怀默说道:“这糊涂仙酿饮用方法有很多,若要来得快,便是程兄的一干而尽,若要品尝其滋味,却是需丝丝饮下。”

  程怀默此刻喝了一杯,便又放开了几分,对温挺道:“不满温兄,怀默乃是粗人,不能斯斯文文,喝酒某就喜欢豪饮。”

  “哈哈,程兄莫认为温挺乃是斯文之人,虽我是读书人,如今却也是军中之人,今日我便陪程兄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。”温挺见程怀默对自己已放开,却也跟着放开自己对其说道。

  “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,好好好某喜欢。今日某便陪温兄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,不醉不归。”程怀默又一杯酒下肚,听温挺的话,很喜欢‘大口吃肉、大碗喝酒’的话,重复道又豪气的说道。

  或许是很久没有遇到一个能陪自己喝酒之人,此刻温挺也放开,陪着程怀默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,很快两人便干了两坛,而程怀默已支撑不住,醉躺在桌上。

  看着已醉去的程怀默,温挺便让影风进了雅间,吩咐将其送回宿国公府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