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白马银月归城池_唐易
全本小说网 > 唐易 > 第21章 白马银月归城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章 白马银月归城池

  夜色如墨,一场夜袭落下帷幕。

  在阿史那莫伊死后,夜袭已全部结束,温挺也准备率众人回朔州城。

  “校尉,今夜一战收获颇丰,俘虏六千多人,缴获马匹数万,金银无数。我方五千多人马无一人死亡,我等麾下有三人重伤,十五人轻伤;王将军麾下有四十五人重伤,一千多人轻伤。”周宇在清点完战果后,给温挺汇报道。

  “将缴获的金钱拿出八成,分给所有参战士兵,另外两成与俘虏登记在册,将优质战马分出四百多匹给麾下,其余马匹也登记在册,待回城上报刺史与王将军。”温挺对周宇吩咐道。

  “遵命,我带士兵们感谢校尉的慷慨。”周宇心中十分惊讶温挺将缴获金银的八成,分给出战的所有人,心中十分欣喜,感激的对温挺回应道,转身与张玉合计分配方案。

  很快这一消息便传遍五千多人,众人都齐声对温挺施礼,大声吼道:“感谢温校尉。”

  声音在群山中回荡,温挺欣慰的笑了笑,这时候周宇与张玉来到温挺身边,张玉对温挺说道:“校尉,麾下众人的马匹已更换,末将发现那突厥大将所骑乘的坐骑,乃是难得一见的极品宝马,我与周宇合计便私自将此马留给校尉。”

  “嗯?刚才战斗不曾留心,你等有心,速带我一见。”温挺听张玉说有极品宝马,心中差异未曾发现,便着急的对张玉说道。

  宝马配英雄,温挺来大唐也未曾见过一匹上好的马匹,原先坐骑也只能算是优质而已,如今听张玉说有极品宝马,心中也十分激动,立马想见上一见。

  温挺很快便见到那匹宝马,张风此刻正牵着,马匹通体上下,一色雪白,没有半根杂毛,脖子周围有白色长毛,犹如雄狮一般,全身似有银色白光,只是经过战斗,长毛上有稍许血迹,温挺见此便想到传说中的照夜玉狮子,心中十分激动。

  对着身边的张玉等人问道:“可曾是照夜玉狮子?”

  “末将等人虽不会相马,但也能分辨好马,此马绝对是马中极品,校尉称此马为照夜玉狮子也十分贴切。”周宇看着温挺激动的问道,也欣慰的对温挺回应道。

  听道周宇等人的回答,温挺知道此马便与书中的照夜玉狮子,心中狂喜想骑上此马,张风见状牵着马匹来到温挺身边,将缰绳交到温挺手中,温挺伸出右手抚摸着白色长毛,翻身纵于马上。

  照夜玉狮子见陌生人骑在身上,顿时乱蹦乱跳的阵阵嘶叫,想将温挺从身上摔下来,温挺知道宝马都有自己的骄傲,心中降服之意更加强烈。

  张玉等人都离开的远远的,在火光的照耀下,观看温挺驯服马匹,经过长时间折腾,照夜玉狮子终于揣着粗气的停了下,温挺此刻知道已经降服此马,心中甚慰的大笑起来。

  抚摸着照夜玉狮子的长毛,对其说道:“既然是绝世宝马,怎可没有名字,从今以后你便叫‘影月’,陪我征战沙场。”

  影月似乎抬头嘶叫,似乎很满意温挺的取名。

  这时候张玉等人来到温挺身边,对温挺抱拳贺喜道:“恭喜校尉得此宝马。”

  温挺笑着回礼,见此时天色已晚,对张玉等人吩咐道:“今夜已深,速整顿兵马回城休整。”

  “遵命。”众人回禀便都转身去整顿兵马。

  经过刚才的欢喜,温挺见众人离开,看着天上明月,似乎对影月说道:“明日又将再起纷争,你说此番我可否改变整个战局。哎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如今只能看上天之意。”

  温挺携带部队经过近一个时辰的行军,终于来到朔州城下,此时天色灰暗,虽有火把照射,城楼守卫也无法看清是敌是友,守将对着城楼下大吼道:“来人何人,速报上名来。”

  温挺对于城楼守卫此刻的行为比较满意,大声对城楼上喊道:“我乃温挺,携麾下众人大胜归来,请速禀告王将军开城门让我等入城。”

  再温挺表明身份,守卫见此便通报王孝德,此刻王孝德担心温挺等人安危,也未曾休息,听守卫通报,连忙来到城楼上,确定是温挺等人,便吩咐守卫开城门,急忙亲自下城楼迎接温挺等人。

  王孝德来到城门外亲自迎接,温挺见来人是王孝德,便下马施了一礼,对其说道:“温挺不负将军所望,率五千多人马夜袭突厥大营,携胜归来。”

  听到温挺的话,王孝德十分激动,大笑的说道:“好好,辛苦温校尉和众位,今夜已晚,待诸位休息好,明日我设宴感谢诸位。”

  随后便与温挺一道步入朔州城,途中王孝德也邀请温挺到府中一叙,温挺见此也没有推辞。

  此刻大胜归来,王孝德将五千多人马安排在北门暂时驻扎,重伤人员得到及时救治,知道众人劳累一晚,让今夜出战的所有人都聚在一起,吩咐麾下准备好了酒肉,狂欢便就此开始。

  王孝德府中,此刻姜世师也赶来,与王孝德、温挺一桌就坐,听着温挺述说战斗经过,温挺将战斗经过和战果都汇报给了两人。

  姜世师和王孝德听得十分激动,得知朔州的危机已基本解决,姜世师连忙起身对温挺拜礼,温挺急忙起身拦住姜世师的拜礼,说道:“世叔,切莫如此,这本是温挺该做的。”

  姜世师却对着温挺说道:“此礼并非我姜世师所拜,乃是为全城百姓所拜,贤侄当受此礼。”

  温挺见此也无法多说,便由得姜世师拜礼,待礼毕温挺急忙扶起姜世师就坐,王孝德也高兴的举杯对温挺说道:“温校尉,某敬你一杯,感谢你为朔州百姓和士兵做的一切。”

  随即举杯,温挺回敬两人,一饮而尽,对二人说道:“虽然朔州城危机已去,但是颉利所携带十万突厥人马已朝新城而去多日,大唐的危机还未根除,今夜与二位一叙,明日我也将率麾下离开朔州。”

  温挺话落,姜世师二人都心中一沉,似乎是担心大唐的安危,更多是担心眼前少年的安危,不想让如此少年出任何意外,姜世师也试着劝阻道:“贤侄,虽颉利大军有十万之众,但新城、石岭一带防御比朔州更强,贤侄不必过于担心,可在朔州城多待几日,待我等上报朝廷后,贤侄便可率麾下离去。”

  “世叔、王将军,二郎多谢你们的心意,但此行二郎心意已决,请二位不必劝阻,二郎敬两位一杯。”温挺对着二人说道,举着酒杯敬二人。

  “哎,如此便不再劝阻你,但此行二郎多多小心。”姜世师叹了一口气,对温挺关心的说道。

  时间在交谈中慢慢逝去,谁又能知道明日是何样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