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打铁人打铁_剑问九州
全本小说网 > 剑问九州 > 第43章 打铁人打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3章 打铁人打铁

  世子大张旗鼓而来,又大张旗鼓而去。来时八百轻骑威风凛凛,杀气凛然。走时马拖杜晦正妻游街,全身一丝不挂。

  河阳城震悚,都被世子雷霆手段惊得鸦雀无声。

  那中年美妇一丝不挂游街,羞愤难当,几欲咬舌自尽。可世子无情一剑,剑柄捣进美妇口中,打得她生生闭不得口。

  慕辰以杜迁佩剑黄山,杀杜晦杜储。等于变相的孙子弑父弑祖。此等手段,就是白泽回想起来,都觉得心惊。

  那美妇被慕辰一路拖到怡红楼,一文钱卖给老鸨,扬言七日之内,这贱妇不接客上百,他自来踏平怡红楼。

  老鸨吓得直接跪了下来,连连磕头。再看世子已经纵马扬长而去,连忙一把将那美妇捞在手中,用力之大,竟将那妇人掐得皮肤青紫。

  “你这贱蹄子,七日之内,不,六日之内不接客上百,老身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老鸨厉声大叫。

  ……

  此件事了,白泽并未跟慕辰同回城主府。无论少年将军如何相劝,他还是执言先回城中住处。

  “好吧,白兄弟。”慕辰说,“你保护轻灵闯出独山,一路回城,多有疲惫。我回府派人将最好的疗伤药送到你的住处,可今晚宴请,以表感谢,白兄弟再推脱不得!”

  “一定。”白泽应允,剑封灵鹿,向世子讨了一匹骏马,两波人分道扬镳。

  “我们回府!”慕辰见白泽远去,招呼一声,直奔城主府而去。

  慕轻灵见白泽背影血迹斑斑,依依不舍,可还是随兄长同去回府,毕竟爹爹还在府中等候,多日不见,他必也忧心非常。

  白泽走马穿过巷道,回到谢玄当日带他降临的住处,青石苍苍,门扉依旧。他勒马,推开门扉,将马栓在院子里,多日未归,庭院多有落叶灰尘堆积,看来他走后,确实没人再来。

  白泽解剑,将屋子收拾干净,烧水洗了个澡,将背后箭伤包扎起来,穿上衣物。

  九色鹿翡翠疗伤功效了得,当日弩箭入体,算是重伤,可如今伤口虽未痊愈,可也不成大碍。

  城主府动作奇快,白泽收拾一番,已经有人登门送帖,并上两盒药物和一医师,来为白泽看伤。

  “医师就不必了。”白泽婉谢,收下帖子和药盒,对登门小卒说:“烦请回禀世子,今晚一定赴约。”

  “少侠慢歇。”登门小卒告辞。

  白泽将他送出门扉,打开药盒,城主府果然财大气粗,盒中灵药有三种都是谢玄交代要找的灵药,还有一瓶金疮药,两瓶培元丹。

  白泽将东西收好,心里盘算还有多少东西是他需要准备的。距离他和谢玄约定的年关,还有将近三个月时间。三个月之内,他还得尽心尽力,将谢玄交代的东西准备妥当。

  连番劳累,多次争杀,如今闲来,白泽只觉得疲惫异常,想了片刻,进屋倒床就睡。

  只是睡不到一个时辰,白泽忽然被隔壁的打铁声吵醒。他睁开双眼,放松心身酣睡,竟然不自觉将易容术也解除了,重新成为孩子大小。

  “铛!铛!铛!”隔壁打铁声不止,一声接一声,隐隐竟有莫名境界,缥缈不可寻。

  白泽听得有趣,起身变作翩翩少年,在床头铜镜一看,眉心山鬼印熠熠生辉。山鬼说,等他将这山鬼印妙用参悟完全,印记便会消失。

  少年摸着眉心印记,苦笑一声,可他宁愿此生都参悟不了山鬼印,让这印记一直留在眉心。

  他坐在床上调息打坐,接连两次气上三关,狂入彼岸,让他体内的纯阳真气不正常地暴涨起来,隐隐有突破苦海八重天的征兆。

  白泽不知,这是好是坏。

  《纯阳真经》气走周身大经,白泽练气入体,修炼片刻。忽然察觉隔壁打铁声中,竟慢慢传来一股莫御剑意。少年惊疑一声,睁开双眼,心里奇怪。

  “莫非隔壁人家,是铸剑师?”白泽起了兴致,从手腕棋子里取出一罐猴儿酒。这酒还是那日山谷起阵诛杜明后,后山的那帮猢狲跑来送给他的,一共三罐,本想都留着给谢玄,可如今隔壁铸剑师着实有趣,白泽打算拿一罐去拜会拜会邻居。

  腰悬双剑,白泽推门而出。

  ……

  世子纵马踏世家,立刻便有暗桩飞鸽传书,将消息递了出去。

  那飞鸽是自幼吃黄米长大的,那种粟米,泡灵药泉水七七四十九天,色泽橙黄,寻常猫狗吃了,也能成为不寻常的存在。

  飞鸽速度很快,将书信带到城外红尘客栈。接到消息的人,正是河阳侯暗卫口中,那个在渭城神秘消失的何家分家家主,何宗正。

  世家大族,一般有宗家与分家之别。宗家势大,一般都在王朝为官,家眷也多被带到王朝。可祖宗之地不可断了香火祭祀,所以宗家会另立分家,执掌宗祠,代行宗家主之职责。

  何宗正文士儒衫,一把象牙纸扇摇得风度翩翩,一幅先生德高望重的模样。

  “家主,城中来信,说慕辰带兵踏平了杜府,杜府满门,男子凡过马鞭者,都被杀了。”何宗正的书童念信,“杜晦的夫人,被慕辰马拖赤身游街,被他一文钱卖到了怡红楼,还称七日之内夫人接客不过百,他就要马踏怡红楼。”

  “呵,到底是年轻,不知畏惧。”何宗正端坐房中,闻言一笑,“世子杀得越起劲,南域世家就越是与城主府离心离德,转而都会站在我渭城何家这边。到时邯郸一令,南北出兵,慕随风难逃一死!”

  这样,二十年前,慕随风杀长兄何宪,马踏渭城羞辱何家的大仇,就报了!

  “家主,我们现在?”书童问。

  说是书童,可他也已经陪了何宗正三十年,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。

  “暗地里联络七城各大世家,等邯郸一令,我们就举旗讨伐河阳城!”何宗正冷笑,慕随风的那点小把戏,别人不清楚也就罢了,可他是谁?师从稷下学宫,这点阴谋都摆不平,当真有辱师门。

  慕随风拿慕辰当棋子,马踏杜府,最多担一个管教不严,世子骄横的罪名。可既然邯郸有兄长在,他就决计无法以此金蝉脱壳。

  届时邯郸一令,命慕随风进宫复命,解释世子马踏世家一事,他就入了骑虎难下之局。

  进宫,死。

  不进宫,抵抗王命,还是死。

  “我看接下来这一局,你如何应对!”何宗正象牙折扇一收,霍然起身。

  ……

  白泽提着猴儿酒,敲响隔壁的门扉,道:“晚辈白泽,听前辈打铁之声,有铿锵剑意,特提一坛美酒,前来拜访。”

  “你既登门上礼,老夫岂有不见之理?”门内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哼,“进吧!”

  “晚辈进来了。”白泽推门走进庭院。

  没进门白泽不觉得,可一进门,庭院中一口剑炉熔金断铁,火光炽烈,院中温度竟比门外高了三倍不止!

  门内门外简直是两个世界。

  好在白泽修习的是纯阳真气,这等高温,还奈何不了他。他反手关门,庭院里摆设极为简单,除了剑炉,只有一套石桌石椅。

  剑炉旁的老者,袒胸打铁,须发糟乱,看不清面目,可总归大抵平凡。一把玄金铁锤被他运得切合道意,左手执剑炉烧得赤红的剑胚,一锤一锤,声音铿锵有力,隐隐夹杂着凛凛剑意。

  白泽看得入神,灵台一片空明。

  那火热剑炉旁,零零散散放了二三十把剑,可白泽眼力有限,他一眼看过去,觉得那些剑有些不凡,可再看,又觉得普通,跟寻常刀剑没什么区别。

  白泽心里奇怪,他看见剑炉旁除了那二三十把成剑,还有十来把明显坏了的剑,不知本就在那,还是坏剑也出自老者剑炉。

  “铛!”最后一锤,剑胚被看着放进水槽冷却降温,敷一层泥,扔进剑炉再烧。

  “小子,你说你带了美酒,拿来尝尝。”看着擦了擦双手,将衣服从腰间拽了上去,披上,走到石桌旁,摆出两个海碗,看了白泽一眼,啧了一声:“你一个小娃娃,也喝得了酒?要不我房里还有一缸清水,你去舀来一瓢喝?”

  白泽被他一眼看穿伪装,也不吃惊,提着酒坛坐到石桌对面,揭开泥封,两海碗倒满,自己端起一碗,一口闷了,问那老者:“如何?”

  “哈哈,有意思!”老者也抓起海碗,一口闷了,直咋舌,喜道:“好酒!浓而不烈,香而不腻,不错!再来一碗!”

  两人连干三碗。

  白泽马上头就懵了,那老者也没好到哪里去,甩甩头,瞪大眼睛看着白泽,说:“你这小娃,合老夫胃口!师从哪家?老夫设了阵法,隔绝气息,你还能感觉到老夫剑炉剑意,是块璞玉。不如跟我学铸剑!”

  “晚辈已有恩师。”白泽说,“只是听打铁铿锵,隐隐有剑鸣之音,所以特意来拜访前辈。想来,前辈也是江湖闻名的铸剑师吧?”

  “江湖闻名说不上,一两把能拿出手的灵剑,还是能打出来的。”那老者一指白泽腰间双剑,先评黄山,“废物而已!”再评无锋,“好剑!可惜断了一尺,剑意没了……咦?竟有剑灵!断剑藏灵,倒是老夫生平第一次见!”

  白泽听老者说话,越听越心惊。

  “小子,师从何人无所谓。”老者又倒了一碗猴儿酒,对白泽说:“你小子有天赋,是个不错的苗子。你若愿意,我不要求你叫我一声师傅,叫我一声老师,我教你铸剑,如何?”

  。入殓师灵异录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bxs123.com。全本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qbxs12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